普贤行愿品讲解网
标题

鲁仲连义不帝秦

来源:普贤行愿品讲解网作者:时间:2022-11-25 04:07:54
鲁仲连义不帝秦鲁仲连义不帝秦  作者: 刘向  秦围赵之邯郸。魏安厘王使将军晋鄙救赵,畏秦,止于荡阴,不进。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间入邯郸,因平原君谓赵
鲁仲连义不帝秦 鲁仲连义不帝秦

  作者: 刘向

  秦围赵之邯郸。魏安厘王使将军晋鄙救赵,畏秦,止于荡阴,不进。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间入邯郸,因平原君谓赵王曰:“秦所以急围赵者,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已而复归帝,以齐故。今齐闵王已益弱,方今唯秦雄天下,此非必贪邯郸,其意欲求为帝。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秦必喜,罢兵去。”平原君犹豫未有所决。

  此时鲁仲连适游赵,会秦围赵,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乃见平原君曰:“事将奈何矣?”平原君曰:“胜也何敢言事?百万之众折于外,今又内围邯郸而不去。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令赵帝秦,今其人在是。胜也何敢言事?”鲁连曰:“始吾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梁客辛垣衍安在?吾请为君责而归之!”平原君曰:“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先生。”平原君遂见辛垣衍曰:“东国有鲁连先生,其人在此,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先生。”辛垣衍曰:“吾闻鲁连先生,齐国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职,吾不愿见鲁连先生也。”平原君曰:“胜已泄之矣。”辛垣衍许诺。

  鲁连见辛垣衍而无言。辛垣衍曰:“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今吾视先生之玉貌,非有求于平原君者,曷为久居此围城中而不去也?”鲁连曰:“世以鲍焦[43]无从容[44]而死者,皆非也。今众人不知,则为一身[45]。彼秦者,弃礼义而上[46]首功[47]之国也,权使其士[48],虏使其民[49];彼[50]则[51]肆然[52]而为帝,过而遂正于天下[53],则连有[54]赴[55]东海而死矣,吾不忍为之民[56]也!所为[57]见将军者,欲以[58]助赵也。”辛垣衍曰:“先生助之奈何?”鲁连曰:“吾将使梁及燕助之,齐楚则固[59]助之矣。”辛垣衍曰:“燕,则吾请以从[60]矣;若乃[61]梁,则吾梁人也,先生恶[62]能使[63]梁助之耶?”鲁连曰:“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也;使梁睹秦称帝之害,则必助赵矣。”辛垣衍曰:“秦称帝之害将奈何?”鲁仲连曰:“昔齐威王[64]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65]朝,而齐独朝之。居岁余,周烈王[66]崩,诸侯皆吊[67],齐后往。周怒,赴[68]于齐曰:‘天崩地坼[69],天子下席[70],东藩[71]之臣田婴齐后至,则斮[72]之!’威王勃然[73]怒曰:‘叱嗟[74]!而母[75],婢也!’卒[76]为[77]天下笑。故生[78]则朝周,死则叱之,诚不能忍其求也[79]。彼天子固然[80],其无足怪[81]。”辛垣衍曰:“先生独未见夫仆[82]乎[83]?十人而从[84]一人者,宁[85]力不胜、智不若耶?畏之也。”鲁仲连曰:“然梁之比于秦[86],若[87]仆耶?”辛垣衍曰:“然。”鲁仲连曰:“然则[88]吾将使秦王烹醢[89]梁王!”辛垣衍怏然[90]不悦,曰:“嘻[91]!亦太甚[92]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鲁仲连曰:“固也[93]!待吾言之[94]:昔者鬼侯、鄂侯、文王[95],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96]而好[97],故入[98]之于纣。纣以为恶[99],醢鬼侯。鄂侯争之急[100],辨[101]之疾,故脯[102]鄂侯。文王闻之,喟然[103]而叹,故拘之于牖里之库[104]百日,而欲令之死。——曷为[105]与人俱称帝王,卒就[106]脯醢之地也?”齐闵王[107]将之[108]鲁,夷维子[109]执策[110]而从,谓鲁人曰:“子将何以[111]待吾君?”鲁人曰:“吾以十太牢待[112]子之君。”夷维子曰:“子安取礼[114]而来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115],诸侯辟舍[116],纳筦键[117],摄衽[118]抱几[119],视膳[120]于堂下;天子已食,退而听朝[121]也。”鲁人投其钥[122],不果[123]纳[124],不得入于鲁。将之薛,假涂[125]于邹。当是时,邹君死,闵王欲入吊。夷维子谓邹之孤[126]曰:“天子吊,主人必将倍[127]殡柩[128],设北面于南方[129],然后天子南面吊也。”邹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将伏剑[130]而死。”故不敢入于邹。邹鲁之臣,生则不得事养[131],死则不得饭含[132],然且[133]欲行天子之礼于邹鲁之臣,不果纳。今秦万乘之国,梁亦万乘之国,俱据万乘之国,交[134]有称王之名。睹其一战而胜,欲从而帝之[135],是使三晋之大臣,不如邹鲁之仆妾也。且秦无已[136]而帝[137],则且[138]变易[139]诸侯之大臣,彼将夺其所谓不肖[140]而予其所谓贤,夺其所憎而与其所爱;彼又将使其子女[142]谗妾[143]为诸侯妃姬,处梁之宫,梁王安得晏然[144]而已[145]乎?而将军又何以[146]得故宠[147]乎?于是辛垣衍起,再拜[148]谢[149]曰:“始以先生为庸人[150],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151]也!吾请去,不敢复言帝秦!”秦将闻之,为却军[152]五十里。适会[153]魏公子无忌[154]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秦军引[155]而去。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鲁仲连辞让者三[156],终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157],酒酣[158],起,前[159],以千金为鲁仲连寿[160]。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161]、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即[162]有所取者,是商贾[163]之人也。仲连不忍为也。”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

  注释

  ①邯郸:赵国都城,今河北邯郸市。晋鄙:魏国大将。荡阴:地名,今河南汤阴。

  ②客将军:原籍不在某国而任该国将军。间入:潜入。

  ③因:通过。平原君:赵国公子赵胜,封平原君,时为赵相。

  ④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前288年,齐闵王(也写作齐湣王,名地)称东帝。于是 秦昭王(名稷)称西帝

  ⑤今齐闵王益弱:秦围邯郸时,齐闵王死去已二十多年。 王力先生说,此句疑有误意思是,今之齐比湣王时益弱

  ⑥秦昭王:秦国国君。曾多次打败敌国,奠定了秦统一六国的基础。 秦始皇的太爷爷

  ⑦胜:平原君赵胜自称名。

  ⑧百万之众折于外:前260年,秦将白起在长平大破赵兵,坑赵降兵40余万人。折,挫败。

  ⑨内:指深入国境。

  ①曷:什么。

  ②鲍焦:春秋时隐士,因对现实不满,抱树而死。无从容:心胸不开阔。

  ③上:同“尚”,崇尚。首功:斩首之功。

  ④过:甚至。正:通“政”,统治。

  ⑤梁:梁国,即魏国。

  ⑥若乃:至于。恶:怎么。

  ⑦齐威王:齐国国君,姓田,名婴齐。

  ⑧赴:同“讣”,报丧。天崩地坼:比喻天子死。坼:裂。下席:新君离开原来的宫室,寝于草席上守丧,以示哀悼。

  ⑨东藩:指齐国。斮(音zhuo2):斩。

  ⑩叱嗟:怒斥声。而:你的。

  ①宁:难道。



  ②烹:煮杀。醢(音hai3):剁成肉酱。

  ③子:女儿。好:貌美。

  ④脯:把人杀死做成肉干。

  ⑤牖(you3)里:地名,今河南汤阴北。库:监狱。 也作"羑里"

  ⑥策:马鞭。

  ⑦巡狩:天子出巡。避舍:宫室让给天子。管键:钥匙。衽:衣襟。几:座旁的小桌子。

  ⑧涂:同“途”。邹:战国时小国,今山东邹县。

  ⑨主人必将倍殡柩:古代丧礼,主人在东,灵柩在西,正面对着灵柩。天子来吊,主人就要背着灵柩。倍,同“背”。

  ⑩饭含:人死后,把饭放死人口中称“饭”,把珠玉放死人口中称“含”。

  ○11三晋:晋国原是春秋强国,后被韩、赵、魏三家瓜分,后因称韩、赵、魏为三晋。

  ○12无已:没有人阻止。

  ○13谗妾:嫉贤妒能的妇人。

  ①却:撤退。

  ②适会公子无忌夺晋鄙军:魏公子无忌为救赵国,托魏王爱姬盗得兵符,又假传王命,杀晋鄙夺兵权。

  ③为鲁连寿:祝鲁仲连长寿。

  翻译

  赵孝成王时,秦王派白起在长平前后击溃赵国四十万军队,于是,秦国的军队向东挺进,围困了邯郸。赵王很害怕,各国的救兵也没有谁敢攻击秦军。魏安釐王派出将军晋鄙营救赵国,因为畏惧秦军,驻扎在汤阴不敢前进。魏王派客籍将军新垣衍,从隐蔽的小路进入邯郸,通过平原君的关系见赵王说:“秦军所以急于围攻赵国,是因为以前和齐湣王争强称帝,不久又取消了帝号;如今齐国更加削弱,当今只有秦国称雄天下,这次围城并不是贪图邯郸,他的意图是要重新称帝。赵国果真能派遣使臣尊奉秦昭王为帝,秦王一定很高兴,就会撤兵离去。”平原君犹豫不能决断。这时,鲁仲连客游赵国,正赶上秦军围攻邯郸,听说魏国想要让赵国尊奉秦昭王称帝,就去进见平原君说:“这件事怎么办?”平原君说:“我哪里还敢谈论这样的大事!前不久,在国外损失了四十万大军,而今,秦军打到国内围困邯郸,又不能使之退兵。魏王派客籍将军新垣衍让赵国尊奉秦昭王称帝,眼下,那个人还在这儿。我哪里还敢谈论这样的大事?”鲁仲连说:“以前我认为您是天下贤明的公子,今天我才知道您并不是天下贤明的公子。魏国的客人新垣衍在哪儿?我替您去责问他并且让他回去。”平原君说:“我愿为您介绍,让他跟先生相见。”于是平原君见新垣衍说:“齐国有位鲁仲连先生,如今他就在这儿,我愿替您介绍,跟将军认识认识。”新垣衍说:“我听说鲁仲连先生,是齐国志行高尚的人。我是魏王的臣子,奉命出使身负职责,我不愿见鲁仲连先生。”平原君说:“我已经把您在这儿的消息透露了。”新垣衍只好应允了。

  鲁仲连见到新垣衍却一言不发。新垣衍说:“我看留在这座围城中的,都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而今,我看先生的尊容,不像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为什么还长久地留在这围城之中而不离去呢?”鲁仲连说:“世人认为鲍焦没有博大的胸怀而死去,这种看法都错了。一般人不了解他耻居浊世的心意,认为他是为个人打算。那秦国,是个抛弃礼仪而只崇尚战功的国家,用权诈之术对待士卒,像对待奴隶一样役使百姓。如果让它无所忌惮地恣意称帝,进而统治天下,那么,我只有跳进东海去死,我不忍心作它的顺民,我所以来见将军,是打算帮助赵国啊。”新垣衍说:“先生怎么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我要请魏国和燕国帮助它,齐、楚两国本来就帮助赵国了。”新垣衍说:“燕国嘛,我相信会听从您的;至于魏国,我就是魏国人,先生怎么能让魏国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魏国是因为没看清秦国称帝的祸患,才没帮助赵国。假如魏国看清秦国称帝的祸患后,就一定会帮助赵国。”

  新垣衍说:“秦国称帝后会有什么祸患呢?”鲁仲连说:“从前,齐威王曾经奉行仁义,率领天下诸侯而朝拜周天子。当时,周天子贫困又弱小,诸侯们没有谁去朝拜,唯有齐国去朝拜。过了一年多,周烈王逝世,齐王奔丧去迟了,新继位的周显王很生气,派人到齐国报丧说: ‘天子逝世,如同天崩地裂般的大事,新继位的天子也得离开宫殿居丧守孝,睡在草席上,东方属国之臣田婴齐居然敢迟到,当斩。’齐威王听了,勃然大怒,骂道:‘呸!您母亲原先还是个婢女呢! ’最终被天下传为笑柄。齐威王所以在周天子活着的时候去朝见,死了就破口大骂,实在是忍受不了新天子的苛求啊。那些作天子的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新垣衍说:“先生难道没见过奴仆吗?十个奴仆侍奉一个主人,难道是力气赶不上、才智比不上他吗?是害怕他啊。”鲁仲连说:“唉!魏王和秦王相比魏王像仆人吗?”新垣衍说:“是。” 鲁仲连说:“那么,我就让秦王烹煮魏王剁成肉酱?”新垣衍很不高兴不服气地说:“哼哼,先生的话,也太过分了!先生又怎么能让秦王烹煮了魏王剁成肉酱呢?”严鲁仲连说:“当然能够,我说给您听。从前,九侯、鄂侯、文王是殷纣的三个诸侯。九侯有个女儿长得娇美,把她献给殷纣,殷纣认为她长得丑陋,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刚直诤谏,激烈辩白,又把鄂侯杀死做成肉干。文王听到这件事,只是长长地叹息,殷纣又把他囚禁在牖里监牢内一百天,想要他死。为什么和人家同样称王,最终落到被剁成肉酱、做成肉干的地步呢?齐湣王前往鲁国,夷维子替他赶着车子作随员。他对鲁国官员们说:‘你们准备怎样接待我们国君?’鲁国官员们说:‘我们打算用于副太牢的礼仪接待您的国君。’夷维子说:‘你们这是按照哪来的礼仪接待我们国君,我那国君,是天子啊。天子到各国巡察,诸侯例应迁出正宫,移居别处,交出钥匙,撩起衣襟,安排几桌,站在堂下伺候天子用膳,天子吃完后,才可以退回朝堂听政理事。’鲁国官员听了,就关闭上锁,不让齐湣王入境。齐湣王不能进入鲁国,打算借道邹国前往薛地。正当这时,邹国国君逝世,齐湣王想入境镜吊丧,夷维子对邹国的嗣君说:‘天子吊丧,丧主一定要把灵枢转换方向,在南面安放朝北的灵位,然后天子面向南吊丧。’邹国大臣们说:‘一定要这样,我们宁愿用剑自杀。’所以齐湣王不敢进入邹国。邹、鲁两国的臣子,国君生前不能够好好地侍奉,国君死后又不能周备地助成丧仪,然而想要在邹、鲁行天子之礼,邹、鲁的臣子们终于拒绝齐湣王入境。如今,秦国是拥有万辆战车的国家,魏国也是拥有万辆战车的国家。都是万乘大国,又各有称王的名分,只看它打了一次胜仗,就要顺从地拥护它称帝,这就使得三晋的大臣比不上邹、鲁的奴仆、卑妾了。如果秦国贪心不足,终于称帝,那么,就会更换诸侯的大臣。他将要罢免他认为不肖的,换上他认为贤能的人,罢免他憎恶的,换上他所喜爱的人。还要让他的儿女和搬弄事非的姬妄,嫁给诸侯做妃姬,住在魏国的宫廷里,魏王怎么能够安安定定地生活呢?而将军您又怎么能够得到原先的宠信呢?”

  于是,新垣衍站起来,向鲁仲连连拜两次谢罪说:“当初认为先生是个普通的人,我今天才知道先生是天下杰出的高士。我将离开赵国,再不敢谈秦王称帝的事了。”秦军主将听到这个消息,为此把军队后撤了五十里。恰好魏公子无忌夺得了晋鄙的军权率领军队来援救赵国,攻击秦军,秦军也就撤离邯郸回去了。

  于是平原君要封赏鲁仲连,鲁仲连再三辞让,最终也不肯接受。平原君就设宴招待他,喝道酒酣耳热时,平原君起身向前,献上千金酬谢鲁仲连。鲁仲连笑着说:“杰出之士之所以被天下人崇尚,是因为他们能替人排除祸患,消释灾难,解决纠纷而不取报酬。如果收取酬劳,那就成了生意人的行为,我鲁仲连是不忍心那样做的。”于是辞别平原君走了,终身不再相见。

  背景说明

  赵孝成王六年(前260年),秦于长平大败赵军,秦将白起坑杀赵卒四十余万,诸侯震惊。前258年,为了达到称帝的目的,扩张疆土,秦军包围了赵国的都城邯郸。魏安釐王得到这个消息后急忙派大将晋鄙火速驰援赵国。秦昭襄王得知魏出兵救赵,写信恐吓魏王,扬言谁救赵先攻击谁。魏王收信后救赵决心发生动摇,命令晋鄙留兵于邺(河北滋县南;另一说是汤阴)。既摆出救赵的姿态,又不敢贸然采取行动。他还派魏将辛垣衍秘密潜入邯郸,想通过赵相平原君赵胜说服赵孝成王一起尊秦为帝,以屈辱换和平,以解邯郸燃眉之急。平原君在内忧外患灾祸频仍的情况下,心急如焚,束手无策,形势岌岌可危。鲁仲连主动去见新垣衍,用具体的事例作比,生动形象而又透辟地阐明了抽象的道理,指陈帝秦的弊害,终於让“使事有职”不愿会见鲁仲连的新垣衍拜服,不敢复言帝秦。而“秦将闻之,为却军五十里。”

  鲁仲连,又名鲁仲连子,鲁连子,鲁仲子和鲁连,是战国末年齐国稷下学派后期代表人物,著名的平民思想家、辩论家和卓越的社会活动家。鲁仲连的生卒年月不见史籍,据钱穆先生推算是公元前305年至公元前245年。鲁仲连的籍贯亦不可考,司马迁在其《史记》中仅记为“齐人”。据后人考证,鲁仲连是今天聊城市荏平县王老乡望鲁店人。他“好奇伟倜傥之画策,而不肯仕宦任职,好持高节”,胸罗奇想,志节不凡,他为人排除患难、解决纷乱而一无所取。游于赵国,适秦师围赵,鲁仲连义不帝秦,面折辩者。邯郸解围,平原君欲封鲁仲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以千金为鲁仲连寿,鲁仲连笑而谢之。他飘然远举、不受羁絏、放浪形骸的性格,为后世所传诵。

  周昙《全唐诗·春秋战国门·鲁仲连》:“昔迸烧牛发战机,夜奔惊火走燕师。今来跃马怀骄惰,十万如无一撮时。”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且夫义者,政也。无从下之 且夫义者,政也。无从下之

且夫义者,政也。无从下之政上,必从上之政下。古...

且众人之唯唯,不如一士之 且众人之唯唯,不如一士之

且众人之唯唯,不如一士之谔谔。古诗原文[挑错/完...

且故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 且故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

且故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令国家百姓之不治也...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们好处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们好处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们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古诗...

最新文章
朱熹《咏蕙》全诗赏析 朱熹《咏蕙》全诗赏析

朱熹《咏蕙》全诗赏析今花得古名,旖旎香更好。适...

朱熹《春日》全诗赏析 朱熹《春日》全诗赏析

朱熹《春日》全诗赏析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

曾巩《西楼》全诗赏析 曾巩《西楼》全诗赏析

曾巩《西楼》全诗赏析海浪如云去却回,北风吹起数...

曾巩《趵突泉》全诗赏析 曾巩《趵突泉》全诗赏析

曾巩《趵突泉》全诗赏析一派遥从玉水分,暗来都洒...

朱熹《水口行舟》全诗赏析 朱熹《水口行舟》全诗赏析

朱熹《水口行舟》全诗赏析郁郁层恋隔岸青,青山绿...

曾巩《西亭》全诗赏析 曾巩《西亭》全诗赏析

曾巩《西亭》全诗赏析团扇频挥到此亭,他乡愁坐思...

朱熹《好事近》全诗赏析 朱熹《好事近》全诗赏析

朱熹《好事近》全诗赏析春色欲来时,先散满天风雪...

朱熹《忆秦娥》全诗赏析 朱熹《忆秦娥》全诗赏析

朱熹《忆秦娥》全诗赏析梅花发。寒梢挂著瑶台月。...

曾巩《秋怀》全诗赏析 曾巩《秋怀》全诗赏析

曾巩《秋怀》全诗赏析天地四时谁主张,纵使群阴入...

曾巩《诗一首》全诗赏析 曾巩《诗一首》全诗赏析

曾巩《诗一首》全诗赏析食肉遗马肝,未为不知味。...

友情链接

手机版 网站地图